• <del id="f094pv"></del>
    <legend id="f094pv"></legend><fieldset id="f094pv"></fieldset><dt id="f094pv"></dt>
    • 好網角網絡收藏夾✅✅✅

      新寶6測試|冬季,又飄雪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5574)
    • 評論(1524)
    • 冬季,又飄雪。四周白茫茫一片。哪怕是在夜晚,也能看清那地面上,樹枝上,屋頂上那清晰的白。

      此白,不似那貂裘棉服,白的溫暖。不似那月季玫瑰,白的驚豔。此白,卻若那夜中皎潔的月光,讓人望之,便心生一種,淡淡的愁。

      時光荏苒,轉眼數年同窗離散。當初,離別時,亦是如此。

      冬季,飄雪,夜月,皎潔。

      南湖,新寶6測試們心中的樂園。那裏,也留下了我們太多的無奈,與情誼。卻又正因爲那些無奈,才讓那時的我們,結下了情誼。

      因果循環,在那裏開始,離別,便也定在了那裏。
      如今,又走在南湖,還是一樣皎潔的月光,只是這雪,卻覺得有些寒了。或許,是心寒了,或許,是因爲,這次來的,只是我一個人……

      越想,越覺得孤單。似乎這本不大的風,也覺得有些急了。吹亂了心,也吹亂了記憶。不禁裹了裹大衣,卻也擋不住那往昔記憶的侵襲。

      還記得,那時我們,結伴而行,亭中而聚。帶著幾瓶小酒與不多的點心,還有那說不出地話語。無聲,卻都順著那排腳印,感受著彼此的親近。

      那夜很晚才走,走的時候,原來的腳印也不再清晰。而新的腳印,分向四周,被雪,漸漸覆蓋了足迹……

      輕輕踱步過去,四周無聲,只有踏雪的沙沙聲音。景色依舊,只是雪,更大了。讓我看不清,那亭中,是否還有那四個兄弟,大口灌著青啤,眼中滿滿的珍惜。不覺間,嘴角已挂著淡淡的笑,帶著甜意。

      走近了,才發現沒有。亭中,只有孤零零的,自己。

      不禁搖頭自嘲,嘴角的笑,也收進了心裏。

      細細一算,十年了,想念,十年前的相遇。

      那時我們還稍顯稚嫩,沒有心機。只知道,遇到你,便想親近。以前不懂,現在才知,那感覺,叫知己。從此,我們是,兄弟。

      紅顔知己難得,兄弟更需珍惜。

      如今,我在。而你們,卻沒了消息……

      只知道,你們去了不同的城市。或許,也有了別的兄弟。

      但若月能傳音,希望你們望月時,能收到我的訊息。

      哥們,在南湖,等你一聚。

      此刻,風似乎也大了。吹著雪,迷離了眼睛。

      視線朦胧中,轉身,獨自離去。

      南湖,更顯空寂。

      只有一道淺淺的腳印,也被雪很快掩埋了痕迹……

      還有一聲輕輕的歎息,飄散在了風裏

      ……

      冬季又飄雪,這雪,很熟悉

      ……

      前一天的早晨我睜開眼已是江南
      他們說柔軟的地方
      總會發生柔軟的事
      那年的舞台上
      說謊的人一直歌唱
      宋冬野——《關憶北》
      下著雨的天氣總是最適合回憶或者空想的。所以我覺得,今天的天氣還不錯。就像我離開的哪天也是下著大雨的。
      七堇年說在每一段赤誠的敘述或者回憶開始之前,都是困頓。
      我是個不喜歡活動腦細胞的人,所以就許我想到哪就寫到哪吧。
      一年前的今天的前兩個月裏。我們是浮躁的,憤懑的。巴不得中考結束後各自飛翔,到達遠方。就像曾毅傑想去上海,劉賓要去南昌,黃偉銘想去天津,我要去浙江一樣,大家熱烈地想要煽風點火地讓時間走得更快點,可惜時間不是點著蚊香,對著它多吹幾口那個火紅的燃燒點就會向前多近幾毫米。
      很多時候,不論是上課還是走在天空底下,我都習慣看著前方。有的時候謝丹問我能看到什麽,我說:一個個黑色的圓溜溜的腦袋。她:⋯⋯
      我想她是知道我是說什麽的吧。如果夢想在遠方,那麽爲夢想排隊的人圍起來可以繞地球十幾圈,而我們排在最末尾的那一截就能看到前面的人的背影了。那些背影組合起來,就變成了社會,而失敗、成功、失落、堅強這些就組成了現實。我們往往看到了社會,卻屏蔽了現實。
      于是在中考過後,初中這盤蚊香就燃盡了,那個紅點燃燒到了盡頭後就變成一縷白煙,留下螺紋狀的香灰在輕輕的觸碰下突然坍塌,一寸寸斷裂成灰燼被掃進回憶。
      在考完最後一門科目的時候,曾毅傑問我哪裏才算是遠方。那時我沒有回答。現在對遠方的理解已經有一個形狀了。向往的迷茫的期待的,都可以是遠方。
      在我離開去浙江之前還有許多需要計較的事被我縮小,現在卻可以想起許多細節。那些細節總是讓人感傷的,比如我沒和朋友們好好告別,比如我沒能把我的東西全部帶走,比如我不想上高中被媽媽罵了一個夏天,比如我真的到了遠方,比如那個夏天不會再回來了。
      那些匆匆而過的歲月是不是被寫成這樣的文字:
      我手捧野花
      從中午站到暮光
      從夜晚留到天明
      全身沾滿著淩晨的水露
      我該拿什麽迎接你
      我的長街
      我的歸人
      一年之後,我在遠方。然後這裏下著雨,我坐著地板上,放著歌,歌裏的歌手在唱“碎了漫天的往事如煙與世無爭當你裝滿行李回到故鄉新寶6測試的余生卻再也沒有北方”。

      [ 世界最暴力女孩,用電鋸肢解前夫及前男友用水泥築屍體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8307)
    • 評論(5460)
    • 男童拒上補習班被親媽打罵 被路人誤以爲綁架報警

      [ 英一醉酒男子試圖闖入白金漢宮被逮捕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4288)
    • 評論(9170)
    • 偷手機還索要開機密碼,網友:這智商誰給的勇氣偷手機

      [ 這個非洲國家向中國道歉,兩個政府部門窩裏鬥差點讓中國使館背鍋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6620)
    • 評論(5617)
    • 老師撿破爛10年,希望校園能幹淨用自己的行爲影響學生

      [ 已婚女扮高考生街頭求助 警方爲其准備7個預案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2559)
    • 評論(2297)
    • 這些圖夠你笑一年 請自帶紙巾防口水噴濺

      [ 醉酒女子送醫院醒酒 請護士報案稱被綁架

    • 2020年01月18日
    • 閱讀(6520)
    • 評論(5681)
    • 男子約朋友上山電野豬 野豬未入網卻電死朋友

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3 2001